云裳诉

不负如来不负卿

《大唐情史》肯定不是正史,野史都算不上,唐书上的只言片语,高阳公主和辩机两个名字排一起,引很多遐思,编剧的妙笔生花让故事有了可看性。
话剧表演风格,莎士比亚式诗化的语言,喜欢这剧的可以说是很喜欢了。
这剧最妙之处在于辩机的师父是唐玄奘,而玄奘的扮演者延续了《西游记》里的徐少华。
同样的高僧与红尘女子的情缘,很难不让人想到御帝哥哥和女儿国国王那段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。
若有来生,这是《西游记》的杨洁导演,以女性化视角赋予的温情细腻的一面。在西游插曲《相见难别亦难》中给这段尘缘作结:我柔情万种,他去志更坚。
情关难过,面对比女儿国国王更热情似火更奔放的高阳公主,作为玄奘高足的辩机,显然不如他师父心性坚定,面对高阳的攻势,他节节败下阵来。

与其他武则天故事中顺带一笔带过的高阳与辩机的故事不同,《大唐情史》中的高阳公主与辩机的爱情更具体更丰满更有人情味。
编剧把编剧辩机设定为李建成的守将宗将军的后代,那场逃不开的“玄武门之变”,血流成河尸横遍野,不仅刺痛了当时的人,也仇恨根植在后人心中。
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光门楣,振朝纲,显名声,是每个男儿的志向。
与其他的小和尚不同,辩机入佛门是被选择的结果。因此辩机距四大皆空五蕴非有六根清净尚有一段距离,身上尚带着红尘烟火气,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像他师父玄奘拒绝女儿国国王那般,拒绝高阳公主强烈攻势。
剧中的人都带着强烈的逃脱不了的宿命感,高阳贵为皇帝的女儿大唐的公主,同样挣不开权势的束缚,一方面她要依仗权力带给她的荣耀,另一方面她不得不维护江山的稳固,当朝宰相之子,父皇母后甚至辩机众人皆道是金玉良缘,当只有高阳自己知道实非她所爱。
高阳和辩机为什么会相爱,那是除却阶层富贵地位的心灵相通,他们是同一类人。
辩机被腰斩的结局是注定了的,于是编剧写这段故事的思路更像是向死而生,“若有则彼有,若生则彼生。若无则彼无,若灭则彼灭。”一段生死相许的痴恋,休戚与共。
但同时他也是佛学界的天才,悟禅能力高于众僧。腰斩时刀下救蚂蚁,体现其悲天悯人慈悲为怀的菩萨心肠。
莎士比亚泰戈尔式的诗意禅意的对话,字字珠玑,回味无穷。
杨捷编剧笔力深厚,一问一答自成方圆。
25岁的沈傲君,23岁的聂远,贡献了年轻却不稚嫩的演技。
在《大唐情史》播出十六年后,才偶然看到这部剧。这样迟,却也不遗憾,迟到总比错过的好。

我们喜欢一个人夸一个人,往往爱用到漂亮、有趣、可爱、有才华等形容词,因为这些是外露的,比较容易辨别和界定的。
却很少用到善良、正直、诚实等内秀的形容人的品格的形容词,一方面这些特质是内藏的,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显现,比较难发现,另一方面也是难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来划分,每个人的红线都不一样。
疾风知劲草,板荡识诚臣。
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
这些东西平常都用不上,当在危机时刻在二选一的时刻,决定了是保命还是丧命的。
《泰坦尼克号》沉没之前,上流社会的公子人人都是君子,绅士风度十足。
但当大船将沉,有人为了保命巧言令色不折手段,把人性的弱点暴露无遗,有人把乐曲奏响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高山景行,光风霁月。

此爱长青

同一个故事,十岁二十岁和三十岁看,经历和知识面不同,感觉自然是不一样的。
十岁看《泰坦尼克号》,无非是大场面大制作歌好听,同时泪点也高。
小孩和老人都是通灵的生物,对生死看的极淡,仿佛生死都是一瞬间的事无牵无挂。
所以年幼的时候看肉丝和杰克,无非是一个没有好结局的结局罢了。
成人以后再看《泰坦尼克号》,几乎悲恸得背不过气来,会胸闷,会黯然神伤,会不忍卒读。
就算卡梅隆再拍一百零一次泰坦尼克,杰克的结局都是注定好了的,也不仅仅只是悲剧才更有张力。
杰克和肉丝是虚构出来的人物,但沉入海底的一千五百个人却是真实存在的,杰克也只是这一千五百个人的一个缩影。
也曾如杰克和肉丝那般苦苦挣扎过,为了活下来而努力过,最后也有如杰克一般安然赴死。
在大自然大灾难的暴力侵袭下,人的力量轻如草芥,不值得一提,无力抗衡。
“赢下那张船票,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。”为了遇见肉丝,杰克花光了他此生所有的运气。
YOU JUMP,I JUMP.现在成了各种小情侣打闹的宣言。事实却是,当you jump的时候,I已无法jump了。
答应你去见你未见过的风景,答应你要儿女绕膝子孙满堂,答应你要寿终正寝在温暖的床上,而非在这冰冷的水面。
生,难;死,易。两情相悦,殉情是最简单最容易的事。可是活下来却需要更大的勇气,去攻坚克难去掩埋思念。
罗斯.道森,以你之姓,冠我之名。不足五天的航程,写下肉丝最刻骨铭心的爱恋。
此爱不渝,我心永恒。
跨越阶级跨越财富跨越偏见的相爱,爱情在最高潮最绚烂最华丽的时候戛然而止,余韵悠长。
“我甚至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没有,他只活在我的记忆里。”
不因时间而褪色苍老,亘古长青。

大热泰剧《天生一对》

正式来推剧,泰国最近大热的剧《天生一对》(又名《宿缘》),别看名字平凡接地气其貌不扬,内容可是精彩至极。很多经典泰剧基本上都是五年十年翻派一次,《天生一对》却是第一次搬上荧幕,由畅销小说改编。讲述的是穿越女与大城王朝外交官的爱情故事。
Bella一人分饰两角,一为现代乐观开朗有幸福家庭的考古学家,一为嚣张跋扈脾气暴躁与男主有婚约的贵族孤女,因双亲去世,被接至男主家。
Pope哥饰演的一名满腹经纶外交家,父亲为太傅,自己供职于政府的外事经贸部门。虽然前期都一直在家怼女主,在外喝酒,但我相信后面的剧情一定会在事业上大展拳脚的。
bella饰演的古代孤女,因男主迟迟不肯娶自己,还和大家闺秀的眉来眼去,于是心生歹意指使下人掀翻女儿的小船,没想到女二没死倒把侍女的溺亡了。于是男主一家动用名为月亮魔咒的巫术来惩治孤女,孤女因此丢了卿卿性命,在轮回之境请托因车祸去世的考古学家,用自己借尸还魂来行好事做好人,来改变当时世人对自己的看法。
考古学家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,在充满敌意的男主家里步步惊心,用乐观开朗善良的性格感染周边人,也渐渐融化了男主的心。现代的女主是个资深历史迷,看到之前只在史书上和历史遗迹里出现的人物和场景,分分钟化身小迷妹。也因为白话文和古文言文的差异,闹了很多小笑话。
身为穿越女,古今中外的特质都有大量的诗词储备可用来装逼、先进的理念和技术革新、自己清楚的知道历史走向却不能改变。
看泰国古装剧自然要比现代剧要费解一些,泰国的历史、泰国的文化、泰国的风土人情、泰国的传统和佛教因果循环报应理念……
第一弹APP有在线资源,只是非资深泰剧迷的话,看到Pope哥的长相难免会用国内的演员类比,看弹幕至今已经看到有像某汉良、某朝伟、某晟铭、某兆伦……其实Pope的儒雅长相真的已经是非常具有辨识度的,比长相更有辨识度的细腻自然的演技。作为大器晚成的演员,一路从配角到主角,一直能用演技说话。
Bella对比名门时期,在这剧里可真算得上惊艳了,长相惊艳,演技惊艳。名门的珍爱妙方里的选美冠军康瑶,美则美矣,却缺少神韵。
一直温婉可人形象的bella,在《天生一对》饰演前期的嚣张跋扈的孤女,号称“铁扇公主”,可真是一个眼神就让人不寒而栗的。而穿越后却把精灵古怪乐观的考古学家刻画的入木三分。天朝有整容式演技,在bella这部戏中可算是锦上添花式演技,用演技把美貌发挥到极致。
这部剧第一集收视率3.4,现在才第八集就已经15.2了,且还在上升中,拯救了三台大半年的收收视低潮,带动整个大盘回暖。虽然收视率不能说明一切,但至少是一项指向标。
这锅冬阴功汤好喝,反正我每看完一部泰剧,都是很想去泰国旅游就是了。

美人如玉剑如虹

闵红玉,美人如玉剑如虹。
现在出场的女性角色中,可能闵红玉是最对我胃口的那一款。其他的女性,有如大嫂燕云秦桑,甚至于淮秀,都或多或少有大家闺秀的气质,属于传统女性范畴内。
红玉不一样,她身上同时兼具刚和柔两种特质。
作为易连恺在外花天酒地最大的挡箭牌,以及秦桑的最大吃醋对象,她是易连恺的红颜知己,而非肉体关系。
在大家闺秀在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绣花喝茶时,她已尝尽人间的辛酸苦辣。
她有才华,有胆识,有谋略。她与易连恺互为知己,却同样可以在谈判桌上用筹码来换取各取所需。
风尘女子多奇志,用人物来举例,她跟《新上海滩》的方艳芸何其相似。
闵红玉与易连恺、李重年,方艳芸与许文强、冯敬尧。原著中的闵红玉可算是对易连恺痴心一片,剧中的闵红玉更加干净清爽,却也更加复杂。
只不过上海滩里的方艳芸对许文强有若有似无的情意,人初中的闵红玉和易连恺既是君子之交也是利益之交。
泼辣、美艳、性感、有胆识,有巾帼英雄的范儿,要搁现在,绝对是对瓶吹吐圈儿,一言不合在酒吧能跟人干架的酷姐儿。
可惜这样的秒人儿,陷入情爱里面,就容易万劫不复。
士之耽兮,犹可脱也。女之耽兮,不可脱也。明知不可为,却还是奋不顾身的飞蛾扑火。
群雄割据,逐鹿天下,像易连恺这样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情种太少,多的是李重年这样的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野心家,为了江山心爱女人亦可弃若敝屣。
与李重年谋爱,不若与虎谋皮。
万一禅关砉然破,美人如玉剑如虹。
可惜,改得了名,改不了命。

更恨如皋一箭迟

秦桑,秦桑低绿枝,听起来却像情伤。
骊望平,一马平川,还有什么可望的呢?
潘箭迟,更恨如皋一箭迟。
名字倒是别致,就是有点不太吉利。事事都迟,难免落于人后。
纵使归心似箭,终究还是迟了。
旧情人再度相逢,说着只有彼此才能懂的哑谜。
众人皆知易连恺的初恋是秦桑,在秦桑自己看来,似乎骊望平才是最初那个交付心意的那个人。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书生意气,风华正茂,进步学生的游行示威,传播进步思想,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。只有革命才能进步图强,在动荡的年代,小情小爱难免要为大志让路。因此秦桑亦步亦趋跟着恋人骊望平的脚步,他革命,她也跟随。可是作为小儿女,难免耽于情爱,对未来有憧憬。
“我不是不愿意给你一个未来,而是我怕耽误你的未来。”
成年人的世界里,没有很肯定的回答就是婉拒的意思。
秦桑还在等树下等着骊望平的到来,与他私奔。
没想到,等来的不是恋人,而是带家丁来的母亲。
秦母说,她看不上的并不是骊望平的出身门第,而是因为他是天盟会的,稍有不慎,就阴阳相隔。
作为母亲,都希望子女平安,而不是下半辈子以泪洗面。
彼时的秦桑,虔诚地相信着恋人骊望平,对母亲的话不以为然,倔强的回应:我宁愿跟一个我爱的人去死,也不愿跟一个我不爱的人苟活于世。
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
秦母的话没有错,秦桑的话同样有理。
只不过骊望平终究不是秦桑的良人,一腔深情错付了。
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
后来的后来,秦母为秦桑规划了一条康庄大道,秦桑也确实遇到那个可以为之生为之死的易连恺,可是还是没能逃脱阴阳相隔、半生以泪洗面的结局。
你我的故事早已写好,无论如何挣扎都逃不开这宿命的牢笼。

我寄人间雪满头

可能很多朋友,已经通过各种渠道看过偷跑版的人初大结局了。(这种方式不提倡哈)
大结局中最后,时间已拉至镇寒关一役后的七年后。秦桑隐居竹林间,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
七年的时间,潘箭迟完成自己的理想,成为天下共知的大英雄。旧人相逢,叙旧同时,潘箭迟表达了对秦桑仍有爱意的想法。
虽名满天下,仍有缺憾,这缺憾就是秦桑。希望能跟她在一起。
秦桑婉拒,用笛声比喻:很久以前,有一个十四岁的少年,他听到竹子里有一候阵笛声,他想随着笛声过去,但他害怕逃走了,等到四十岁的时候他为什么当初没有追着笛声而去。自己也只不过是潘箭迟年少时的那曲笛声,错过了便错过了。
潘箭迟又问,如果当初自己做出另外一种选择,去追那笛声,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。
秦桑答,如果有如果,我会选择不认识你。
《步步惊心》中,油尽灯枯的若曦躺在十四爷的怀里,手持木兰花的若曦,弥留之际的若曦,
十四爷抱着生命一点一滴流逝的若曦问道:如果有来世的话,你还会记得我吗?
在十四爷看来,若曦一生都在夹在众阿哥当中,为他们劳心劳力,一直在为众阿哥而活,左右牵制。因为先遇到八阿哥,情跟深种的是四阿哥。如果早一点遇到,是不是会不一样。
若曦弥留之际最后的话语,我会向孟婆多要几碗汤,把你们都忘了,忘得一干二净。
早知如此绊人心,何如当初莫相识。
在潘箭迟向秦桑提及易连恺时,秦桑看似轻描淡写的说,易连恺这个名字还记得,但有些事,她已经忘了,忘了他就像忘了一朵花,就像忘了雪地里的一串脚印。
可能有些年纪小的观众,看到这会有些不懂了。人家易连恺那么爱你秦桑,用整个生命用他的一切在爱你,存活下来的你不应该抱着他的有关记忆过一生,怎能忘了,多绝情啊。
她真的忘了吗?花开一季,人活一世。年年岁岁花相似,来年的瑞雪一直都在提醒那个人的存在。
佛曰,人生有八苦:生,老,病,死,爱别离,怨长久,求不得,放不下。
秦桑说,如果不忘掉他,自己就活不下去。
在镇城关,面对易连慎一字排开的毒酒。
易连恺对秦桑大吼,我死是一条命,你死是一尸两命,这么简单的事你还算不过来吗?
秦桑不甘示弱的回应,感情的事这样算的吗?
感情的事,不是1+1就可以大于2的。但易连恺用他的一切换回秦桑时,秦桑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自己和肚中的遗腹子,已经没有选择的资格,自己也没有殉情的权利了。
生,难;死,易。留下的那个才是最痛苦的。
七年过去了,易连恺或许已成一堆枯骨。因为不能死,秦桑余生只能活在两人的回忆中,无回旋的余地。
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爱绵绵无绝期。

落花犹似坠楼人

没看过原著小说《迷雾围城》,直接看的剧《人生若如初相见》。第一集看完了,随便聊点什么。
没看剧之前,以为剧是按正序方式,即相识相恋相别相离。看剧以后才发现,一上来秦桑已经是成为三少奶奶的两年后了。
一闪而过的李重年,军阀混战,几分天下。
寥寥数语,勾勒出易家三少的处境,爹不疼娘不爱的庶出,易继培轻言用一个儿子换半壁江山是一个很划算的买卖。
在外人看来,易大少能文,二少擅武,唯独易家三少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。
芝山合围的一把火,置之死地而后生,显示出易连恺的杀伐决断和军事才能。
范先生遇刺,留下的“大帅府”三字,意在督促弟子夺权。
江山,美人。慕容沣,易连恺,匪我思存两部小说的两个主人公,同框会面。
小说的慕容沣,舍美人而选江山。欲抑先扬,沛林给静琬制造的镜花水月,尹静琬以为她能等到她的四少,到头来不过一场空欢喜。
而不管是剧版还是小说,易连恺都是弃江山选美人,欲扬先抑,面冷心热,想触碰却伸回的手。到头来,春闺梦里人,已是无定河边骨,落花犹似坠楼人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集已经出现很多熟面孔,陈若轩上次看他还是在羽族里戴着美瞳和羽皇谈恋爱呢(误),这么快就化身少年沛林攻城略地了啊。所以说看完这剧,后遗症大概有俩,一去看原著小说,二是去看剧版的《来不及说我爱你》。
孙怡的演技一向很自然,在生活剧里就不落窠臼了,在这剧也是十分清新。
《无心法师》一、二都没怎么看过,平常见的韩东君不过是一些杂志硬照,第一次看他的剧倒发现动起来的他,为颜值增色不少。要说这剧,最心疼最吸粉的应该是易连恺这个角色,他演得好,这个剧就成功了一半。恭喜韩东君可以遇到他人生的角色,目前看来,完成的不错。

人身长恨水长东

看《人生若如初相见》的相关评论,观众一直期待着发糖,殊不知当真如大家期待的那样,真正温情的时候的到来,意味着离别已经不远了。
看这剧的时候,观众的姿态放得是很低很低的。只求男主易连恺活着,哪怕互相伤害吵吵闹闹,也要活着,只要活着就好。
匪大说,在决定写这个年代的故事时,结局就已经注定了的。乱世烽火情,家国天下意。
寻常人家的安稳日子,对他们来说是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即。
所以说同时期的慕容沣与易连恺,两种价值观,两种选择,造就了两种不同的结局。
剧版《来不及说我爱你》的一个HE的结局,虽然博得观众的好感,但其实是不符合慕容沣这个野心勃勃枭雄的走向的。在他心中,始终江山重之,尹静琬次之。
成大事者,不能有妇人之仁。
当静琬能为自己的软肋,就有成为对手击败自己的弱点,这是他不能容忍的。所以说小说的结局立意更好,更符合人物的性格。
饮弹而终饮恨而亡的静琬,求仁得仁的沛林。就算再给慕容沣一次机会,结果也不会改变。
因为他是慕容沣,江山美人在他心里早就有了排位。
易连恺不同,他爱惨了秦桑,却不知怎样用合适的方式来表达。
结璃两载,朝夕相对,本该耳鬓厮磨温存无限的时光,却一直在互相折磨中度过。用笨拙的方式来护着她,爱着她。
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秦桑不知,以为自己只是为了完成母亲的夙愿,帮助父亲东山再起的跳板。易家大宅对她来说是牢笼,易连恺对她是囚禁,终有一日她会飞离那里的。
因此她对易连恺的风流韵事也不在意,因为不喜欢,所以不上心。
初识不知曲中意,再听已是曲中人。当她懂了,却再也等不到她要等的那个人了。
当君怀归日,是妾断肠时。怎奈此生难料,心在天山,身老沧州。此后,万水千山,再无那个人。
“这是一个不得善终的年代,爱不得,恨不能,英雄天下,美人长恨。”

人生自是有情痴

芝山被围,她千里奔赴。同行的范先生遇刺,她更是胆战心惊,执意要上山。
遇上少年慕容沣,对方虽年幼,手段城府却并不稚嫩。
恩威并用,软磨硬泡才上得山,却见得他依旧一副玩世不恭样。
到底是他无心,还是自己天真,就那样大咧咧说出了出来。
他问,为何如此莽撞的上山来。
她说,我就想试试我的命。
他说,你的命早就在我的手里了,是生是死都由我说了算。
她说,你这么不愿意跟我,同年同月同日死啊。巧笑嫣然
他说,我贪生怕死,能跟你一起死,我还是心甘情愿的。一脸一脸吊儿郎当,隐藏在假意下的深情。
彼时互相试探,真话假话各说一半。谁能想到,芝山的一番话却像一枚flag,立在高地之上,成为彼此的宿命。
后来的后来,秦桑的命确实是在易连恺手上。他依旧贪生怕死,只是不再愿意同她一起死了,只想她好好活着。
“这块糖给你吃,我叫易连恺。”如果那一秒没有遇见你,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。
别人是江上美人二选一,易连恺却是为秦桑,江山和自己的命通通都不要了。
这笔买卖在外人看来太不划算了,一个女人哪有家国天下的重要,更何况以易家三少的身家和经天纬地的才能,什么样的女人没有。
只有易连恺自己知道,自己是甘之如饴的。
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

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来给人看,众人皆爱喜剧,到头来却发现悲剧的张力更震撼人心。
“现世安稳,岁月静好”,张爱玲与胡兰成婚书中的话。愿景很好,到头来却是一个忧伤的故事 ,结局很潦草。
写歌的人假正经,听歌的人最无情。
读者观众爱看的都是喜剧,因为现实生活已经很苦了,没人希望在二次元里再连遭厄运。
写作者却更偏爱凄惨的故事悲凉的人,因为如果笔下故事已经那么惨了,对比下似乎现实世界也没那么难熬了。
没有烽火连天,没有硝烟弥漫,没有厉兵秣马,没有四处逃难……
你可以闲坐烹茶,可以手不释卷,亦可酣睡一下午,在半梦半醒间搂紧身边的人。在一百年前的人仰望渴求的幸福里,过细水流长的日子。